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二章 着眼点不同
????吕老夫人原本就不待见二房诸人,可二房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子,却是比她自己的子女都出息很多,这很让她义愤难平。

????之前那么多年,因为二房的女儿丢了,每每说起,二房一家那都是愁云惨淡。如果从这上面看,还是她几个子女过的舒心。

????再之后,就算二房把女儿找回来了,可那怯懦性子和皮包骨的渗人样子,就算之后嫁入王家,也是不受待见、凄惨一生的命。

????当初,自家老太爷一定要把那村姑嫁入王家,为的是和王家搭个关系。

????而她极力赞成,那是因为,这门姻亲的好处自家得了,而日子不好过的一定是二房。因着那村姑在王家的境遇不好,二房一定不会和王家交好。

????哪里知道,那村姑居然能及时明白她的处境,决然和王晰和离,回娘家了。

????如今,看看村姑在京城的名声,那是何其响亮?

????世人都说商贾低贱,可谁又会嫌弃银钱多呢?

????现在,羡慕二房的官宦世家不知道有多少,恨不得那个村姑是自家女儿,和离回娘家的更好,最好不再出嫁,能一直给家里赚银子。

????再看自家两个嫡亲的孙女,明明就是生长于京城,大小就开始悉心教养,可现在和那村姑站在一处,那就是为了陪衬村姑出色的。

????不但衣着配饰和身形样貌,更有气质上的出色。那份明朗大气和坦然,着实让生长于世家的夏宴容两姐妹相形见绌。

????再看姜氏那志得意满的神情,吕老夫人立即觉得,别家过年都是一团和气,唯独她,合家团圆的喜庆节日,就是对她的折磨。

????如今,京城各家权贵富豪,最能彰显自己富贵的,就是随处可见的玻璃和玻璃制品了。

????谁家宅子,若是不论走到哪里,全部都是敞亮的玻璃窗,总是多几分得意的。玻璃价格一直维持在二十两银子一块,不算很高。

????但架不住大户人家的宅院房屋多啊,全部更换,那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了。截止到现在,能把阖府上下房屋全部更换成玻璃的,着实不多。

????而夏家老宅就是其中之一。

????可吕老夫人一点儿不觉得高兴,糟心啊!

????只要一看到这亮堂堂的房间,和遍地阳光照耀的房间里的摆设,吕老夫人就能想起,这是二房庶子指缝里漏出来的一点儿。

????夏珂指缝漏出来的一点儿,就能让夏家老宅被人羡慕,也招来嫉妒她有如此儿子孙女的人的风凉话。

????可这玻璃,她还舍不得不用。

????习惯了坐在明亮的房间,严冬时节也能温暖的晒太阳,再让她回到麻纸窗那阴暗且凉飕飕的房间,憋屈啊,不适应啊。

????还有比她的日子过的更糟心的人吗?

????唯一能让吕老夫人出口气的是那些玻璃器皿。

????村姑经营的玻璃物件,差不多都给老宅送来一两份。除了平板玻璃和玻璃灯罩,其余的茶具、餐具摆设什么的,老宅一件没有,都送人了。

????她家百年大族,有的是精美瓷器,不稀罕玻璃那等没底蕴的浅白玩意儿。

????哼!吕老夫人想到她送人东西时的不经意、不稀罕,心里终于算是舒畅了一些。

????夏宴清坐在姜夫人身边,百无聊赖。

????过去,夏宴容、夏海清和三房孙氏见到她,总要话里带刺儿的对她多方挤兑。

????可人家现在学精了,见每次占不到什么便宜,便改变策略,直接把她当空气给忽略,只顾自己说笑了。

????若是忽略那几位心里的气闷和不甘心,用这种孤立策略对付不喜欢的人,绝对的最有效,没有之一。

????夏宴清不是找不自在的人,但面对这种无聊,还真有点儿怀念原来那种、能让夏氏姐妹气愤却无话可说的欢乐氛围。

????夏家长媳李夫人作为夏家下一代的宗妇,还是要做些表面文章的,一边殷勤和婆母吕老夫人说着话,一边还时不时的和姜夫人说上一两句没头没脑的闲话,成功让姜夫人母女二人不能保持连贯的交流。

????如此维持一段时间,大家都觉得心累,还是吕老夫人打破了场间气氛。

????“老二媳妇,听说年前皇上单独召见了明渝,可是有什么要紧事?”吕老夫人问道。

????这事儿,夏斌夫妇早就想知道了。可这个儿子已经和老宅离心,他不主动来说,夏斌端着父亲的架子,不好专程找他来问。

????原本吕老夫人也打算端着不问的,可终究没忍住。

????在遍地权贵的京城,皇帝单独召见一个四品官员,这事儿可不多见。而且还不是安排政务差事,着实让很多人好奇。

????身为当事人夏珂的父母,他们知道的一点儿不必别人多,就是夏珂出得皇宫,应付同僚的说辞:皇上问了问儿女的事情。

????这话已经说明,事情只关乎夏珂儿女,很多人都想到夏梓堂和夏宴清身上。至于夏珂的回答语焉不详,那就是皇帝和夏珂的说话内容不好公之于众的意思。

????大家都是场面人,既然人家不能说,而且皇宫里一点儿风声都打听不到。那就是不能说、不能听了,所以没有追着不放的人。

????但夏家夏斌和吕老夫人不是旁人啊,他们是夏珂至亲的父母,是有资格知道内情的人。

????坐了这半天,吕老夫人终究不是个能沉得住气、深谋远虑的人,实在忍不住,这不就问出来了。

????姜夫人没有一点儿为难的意思,张口就来:“回母亲话,这事儿老爷和儿媳说过,说是皇上只问了问儿女的事情。别的,老爷就没说了。”

????别人议论皇帝召见夏珂,说的都是夏珂父子的前程,和夏氏女赚钱的本事。

????而老宅女眷,尤其是孙氏和夏宴容姐妹的着眼点却是:夏宴清居然有资格被皇帝提起。

????皇帝高居庙堂之上,是天下之主,世上多少人、多少事等着皇帝操心?夏宴清一个和离女,居然能让皇帝注意到,这是给了夏宴清多大的脸面和恩典啊?

????吕老夫人和李夫人、孙氏等人正支楞着耳朵听答案呢。

????结果,这就是姜氏给的回答?

????吕老夫人立即就沉了脸:“姜氏!你就是这么糊弄婆母的?真当我是老糊涂了吗?!”

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