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十七章 且留取,一分春色(6)
????精绝城东门菜市口,校场上,临时搭建的三军主帅军帐,帐前立着一杆红色大旗,迎风飘扬,猎猎作响。旗面上绣了一把长刃直背的唐刀,银光闪闪,斜斜插在一只垂死挣扎的白头鹰背上,远远看去,像一支长箭搭在一张满弦的弓上。整个图面是采用抽象与写实的手法描绘,然后,用银色丝线绣得很是精致,隐隐透着肃杀。

????这是精绝乞活军战旗。

????忽忽过了两日,城中的一切都按军事部署有效实施着。

????梵香坐在主帅座上,看着帐中正在汇报军情的斥候长,问道:“吉朗斥候长,前后派出的十对斥候军,现在陆续回来了四队,有一对斥候去联系冢山鬼洞寨,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。西面驻守在弥城里的鬼子现在还没动静,而东面敦煌城地界,还没有慕容令南征军路过的军情。有没有其他方向的鬼子动向呢,比如,北宫西征军的鬼子消息也得打听到。”

????“喏,除了弥城与敦煌城的军情,其他暂时还没得到。”

????“嗯,鬼子的意图暂时不能确定,我建议你最好想办法安插我们的兄弟进入敌人内部。远程侦查敌情,打入敌人内部,这些都需要充足的活动经费,你尽管去找淳于主薄,务必要打探到敌人的意图与动向,请记住,水无常形,兵无常势,战场形势瞬息万变,敌情判断也是个动态的过程,不仅需要全方位的敌情侦查,而且需要不停去侦查,时时保持更新。‘多算胜,少算不胜’,情报工作做得好,或许我们不一定会胜,但如果没做好,那么,我们一定会输。……下次报告时,我不想再听到‘还没得到’这四个字,我只需要确切的敌情动向。你下去吧,再探再报。”

????梵香从案上拿了一块令牌,递给吉朗。

????“诺。”吉朗躬身一揖,趋前三步接了令牌,快步出了大帐。

????梵香对坐在前面右手第一位的猪坚强说道:“猪将军,各部士兵的编制调配情况及甄选精绝锐士的军务,现在开展得如何?”

????猪坚强站了出来,面对梵香,拱手道:“回大将军,全城人员目前合计10083名,凡16岁至50岁的青壮男子及多数青年女子皆编入军籍。各部士兵总编制6885名,其中,含轻重伤员345名,妖类战士2000名,人类战士4540名(含2000余名女兵)。在现有物质基础上,妖类战士整编为两个步兵千夫队,人类士兵整编为两个骑兵千人队,两个女子步兵千人队,一个炮兵百人队,一个巨镰战车队(另外后勤保障人员40余名),一个200名战士的运输小队,其余青年女子编为医护小队,炊事班暂由城中百姓分四组轮值。全军甄选出勇力与智力超群的男女健儿,截止目前为止,选拔出1008名,第二轮需要大将军亲自选拔。”

????“嗯,我知道了,这二十八名精锐战士,必须严格挑选,他们将来会是我们一支如虎豹一样的尖兵,以一当百,须上天能射鹰,入水能捉鳖,不求多,务求精,从现在开始,你负责各部战士的日常操训,要做好每一名战士的思想教育工作,同时安排好轮流修城的士兵,既不能误了修城,更不能误了练兵。我明天开始亲自选拔这批锐士。”

????“喏。”猪坚强接了军令,向梵香躬身一揖,走回自己的座位,坐下。

????“卫将军,你负责协助猪将军操训士兵,同时注意每名军士的思想动态,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。”

????“喏。另外,我有一个军情要回禀大将军。”卫鄯站在大帐中央,向梵香拱手一揖。

????“卫将军,请讲。”

????“回大将军,距我精绝城向西100余里地,有一座黑油山,但它不是真正的山,是地下原油长期外溢后风化作用形成的天然石油沥青丘,高达39尺,处于沙丘之中,便如一座黑色石塔,其下便是油苗。那地方有许多油泉,形成了许多小油沼,中间不断地涌出油泡,形成了许多大小不一的油泉,一年四季都在溢出,没有凝结。”

????“石油?这可是非常重要的物资!北宫天庭为了得到它与黄金,不惜对我们这个世界发动了这场该死的掠夺战争。”梵香沉思了一会,说道。

????“是的,这石油是易燃物,当地人用这种原油来点灯及润滑车轴等,但这种石油如果用在军事上,便可制作燃烧弹、喷火炮等武力强大的军械。由于黑油山周围环境恶劣荒凉,几万年来一直没有受到重视。自从北宫天庭征发仆从军入侵我们这个异世界,来掠夺石油与黄金等物资,大家才知道这种石油不仅仅是日常的生活物资,还是一种举足轻重的战略与战争资源。”

????“卫鄯将军,你说的不错。”

????“回大将军,那里驻扎了一个北宫仆从军的千人队,而那个千夫长正是在下的发小范坤,所以,我请求大将军示下,我去劝降范坤,然后将这个黑油山掌握在我们手中,这样,我们便又有了一个支持我们义军抗战的一个战略支点。”

????梵香沉思片刻,看着卫鄯,微笑说道:“不错,卫将军这想法很好,你尽快落实,越快越好。需要我给你什么支持,你尽管说。”

????“回大将军,暂时没有其他要求。事不宜迟,我可立即启程前去。”

????“好,卫将军接令,速去速回。”

????“喏。”卫鄯接了军令铁牌,向梵香躬身一揖,转身大步向营外走去。

????梵香转头对坐在前面左手第一位的淳于意说道:“淳于主薄,秦砖的制作情况如何?”

????淳于意左手握着那卷《战国策》,站起来,向梵香拱手一揖,回禀道:“回大将军,秦砖的制作任务进行得比较顺利,已经开始正常生产并用于建城了。”

????“好,各门城墙的修建也都顺利吧。……现在,我们去现场看看。”

????“喏。”各城建将军跟着梵香出了主帅大帐。

????来到北门,修城的百姓们正忙得热火朝天。

????梵香拿起一块秦砖,仔细看着,这一块砖大约三十斤左右,每一块砖的质量对城墙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。

????梵香用手指弹了弹砖头,说道:“淳于主薄,一定要保证建材质量。”

????“是的,法令至行,公平无私。威立于上,民服于下。为了督促工程质量,我制定了一个规则,就是将制作者的命运与一块墙砖联系起来,大家来看。”

????淳于意左手握了《战国策》,平静说着,走到一块砖前,叫来两个负责质量督查的妖类士兵。

????这两个妖兵把两块砖排放在地上,让两砖中间相距大半个砖的空隙,再把另一块砖放在这两砖上面,

????底部形成悬空状态,然后,拿着一块砖与肩齐高,让砖垂直落下,击向两砖之上悬空的那块砖,那秦式长砖“砰”的一下,落在那悬空平放的砖头之上,然后,沉重地弹落在旁边,滚了几下,没有损伤。再看那块悬空的砖头,依然完好如故。

????“这些百姓几乎都是新来的,他们认为,他们只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,是无辜的。这里守不住,他们大不了就往别处去,这个城市不好,他们就到其他好的城市去,反正在哪里都是做缴税纳粮的平头老百姓,给谁都一样,在这里能多赖一天是一天,根本没有家园的观念,他们需要懂得,‘上下相愁,民无所聊’的道理。”

????“这些城民都是四散聚来的流民,我们还得多加强他们的思想引导才好,这个需要淳于大哥多多费点心,把那些不好的思潮纠正过来,一定要统一全城的思想,这个工作非常重要。”梵香脸色凝重,看着周围正忙碌工作的城民,若有所思。

????“是的,有些人私下里还消极怠工,当然,这样的败类是极少数,不过也怕一颗老鼠屎打坏一锅汤,所以,为了避免这种不良思潮的传播,我已经在开始清查。刚开始的昨天与前天,修城的百姓没啥积极性,一天下来也做不了多少。”

????“嗯,针对这种情况,你的方法是什么?”

????“回大将军,我制定了一个规则,首先,每块砖上都必须印上制作者的名字与序号、制作日期,并由负责质量监督士兵登记在案。如果,砖块裂开,那么,烧制这砖块的责任者,便只能放弃自己的一切,必须立即离开精绝古城,永不得再返回。也就是说,随着砖块的断裂,他便立即失去了成为精绝国城民的资格,并且被剥夺一切随身的生存物资。人言‘虽善事之,无益也’,所以,我定的这个规则虽然很残酷,但是想要生存,必有牺牲。”

????“嗯,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,那就这样吧。”

????梵香点了点头,以示赞许,没有更多的表示,向前走去,若有所思,突然停下来,转头对雍逸生问道,“这些百姓工作期间的吃食饮水及休息,现在是怎样安排的?”

????“回大将军,工作时间每日从鸡鸣时开始,分三个班,每个班四个时辰,停人不停工。每个班包两餐,即每两个时辰休息十分钟吃饭,饮水及方便时间每半个时辰一次,统一按军事化执行。”

????“哦,这样安排也挺好,但我的意见有一点不同,尽我们现在最大的能力给他们更好的工作条件,将两餐改为三餐,每餐份量尽量实在些,还有,现在天气已经热起来,主薄要安排缇萦他们顺便熬制些解渴的稀粥,当然有绿豆就更好了。另外,制定一个奖励措施,以奖励那些在规定时间内超额完成的修城者,这个奖励的刻度,由你们来把握,淳于主薄协助制定,最迟今天下午将奖励措施的内容呈报上来,立即执行。”

????“喏,保证完成任务!请大将军放心。”众人齐齐肃立正身,向梵香鞠躬一揖。

????“现在,军械打造得怎么样了?我们去看看。”

????梵香转头对黑风将军说道,然后,对其余众人说道,“你们去督促各自所属的军事任务,务必按要求完成。”

????“喏。”众城建将军接令,转身各自回到所属自己的城建区,督查修城的军事任务。

????